从象不一,非专论财官而已也。日主孤立无气,四柱无生扶之意,满局官星,谓之从官,满局财星,谓之从财。如日主是金,财神是木,生于春令,又有水生,谓之太过,喜火以行之;生于夏令,火旺泄气,喜水以生之;生于冬令,水多木泛,喜土以培之,火以暖之则吉,反是必凶,所谓从神又有吉和凶也。尚有从旺、从强、从气、从势之理,比从财官更难推算,尤当审察,此四从,诸书所未载,余之立说,试验确实,非虚言也。

从旺者,四柱皆比劫,无官杀之制,有印绶之生,旺之极者,从其旺神也。运行比劫印绶制则吉;如局中印轻,行伤食亦佳;官杀运,谓之犯旺,凶祸立至;遇财星,群劫相争,九死一生。

从强者,四柱印绶重重,比劫叠叠,日主又当令。绝无一毫财星官杀之气,谓二人同心,强之极矣,可顺而不可逆也。财纯行比劫运财吉,印绶运亦佳,食伤运有印绶冲克必凶,财官运为触怒强神,大凶。

从气者,不论财官、印绶、食伤之类,如气势在木火,要行木火运,气势在金水,要行金水运,反此必凶。

从势者,日主无根,四柱财官食伤并旺,不分强弱,又无劫印生扶日主,又不能从一神而去,惟有和解之可也。视其财官食伤之中,何其独旺,则从旺者之势。如三者均停,不分强弱,须行财运以和之,引通食伤之气,助其财官之势则吉;行官杀运次之;行食伤运又次之;如行比劫印绶,必凶无疑。试之屡验。

从儿者,与成象、从象、伤官不同,只取我生者为儿。如木遇火,成气象,如戊已日遇申酉戌成西方气,或巳酉丑全会金局,不论日主强弱,而又看金能生水气,转成生育之意。此为流通,必然富贵。然食伤生财,转成生育,秀气流行,名利皆遂。故以食伤为子,财即是孙,孙不能克祖,可以安享荣华。如见官星,谓孙又生儿,则曾祖必受其伤,故见官杀必为已害。如见印绶,是我之父,父能生我,我自有为,焉能容子?子必遭殃。无生育之意。其祸立至,是以从儿格最忌印运,次忌官运。官能泄财,又能克日,而食伤又与官星不睦,忘生育之意,起争战这风,不伤人丁,则散财矣。

【未经顺为先生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文】 顺为先生官网 » 从旺、从强、从气、从势、从儿格